我也回来了
还是熟识的味道,只是我当时知名度不够,应该没人会记得我
起来,起来,起来
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!
我们期望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、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,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切。
我们不是向他们乞求仁慈,而是诉诸他们的自利。——《国富论》
...
我竟然能想起我的用户名,神奇了,本来我已经是一个连支付宝密码都想不起来的老人了。